为什么要续写那个结局之后的事情

——首先,能告诉我制作《复活的鲁路修》的原委吗?

谷口悟朗:

《Code Geass》系列迎来了10周年,制作委员会那边提议我们“为了这个系列今后的展开,有必要给鲁路修这个角色做一个了断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必须由系列构成的大河内一楼还有我两个人来做不可。

所以提出了首先从·TV总编集的剧场版三部开始,然后再去制作作为其发展的《Code Geass 复活的鲁路修》这样的一个要求。

——意思是比起完结篇,更像是为了迈出新的一步所制作的新作。

谷口悟朗:

是的。但是希望大家不要误会,这毕竟只是为了《Code Geass》系列全体前进的产物,并不是说以后就肯定会去制作关于鲁路修的作品。

——《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R2》的结局,真的都是算好的,我想那个结局是在之前全部的积累之上才得以完成的。那么现在制作这个续篇时候你的心境如何呢?

谷口悟朗:

关于这个,我已经做好了无论被说什么都能接受的觉悟了。

其实《Code Geass》这个系列,在企划的当初就有系列化的想法,本来之后是打算把故事制作成能够转交给其他角色的形式。

只是当时的我,想要把作品干净利落完结的想法更为强烈。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还是作为监督的我有所不足的体现吧。

——哪有,您的这个心情也可以理解。那么除了这次的这个结局,也有其他几个候补的结局吗?

谷口悟朗:

那当然有了。这次的剧场版也是本来TV动画的结局候补之一。

——原来如此。要说还有什么在意的地方的话,为什么这次要选择做成剧场版而不是TV版呢?

谷口悟朗:

这很简单,单纯只是因为做不到。

现在的动画制作现场经常都是超负荷工作,这种规模的作品想要做成TV版几乎是不可能的。

说实话,我想现在的观众也不会特别去追求有深度的作品。

符合现在这个时代的是那种特化某个领域的简单的作品。虽然有意见说普通人也会去关注作品其他方面的东西,但是这个企划如果抛弃那些核心层的观众也就无法成立了。这样的话把内容收进一个剧场版里是更好的选择。

——的确《Code Geass》里的各类要素很多,正常来说的话这是就算造成漏洞也不奇怪的构造。巨大的机器人还有超能力战斗,再加上校园要素还能够成立的故事,在这之前和之后几乎没有相同的例子出现。

谷口悟朗:

谁知道呢。要说是靠演出的功劳那就太好了,但这是靠着许多不同技术才勉强成立的(笑)。

总之,在TV动画初期的阶段,是叫来了各个行业的专家才得以制作完成的。

比如擅长动作作画的人,擅长萌系作画的人,擅长恋爱描写的人们等等,这是各类分野的工作人员们努力之上而达成的成果。

——说到工作人员的话,对本作的声优们有做出怎样的指示吗?

谷口悟朗:

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有着过于在意的地方。以前的声优们都已经通过三部作品了解他们了,从本作才开始参加的户田惠子和大冢明夫当然也都是在理解的基础上发挥着他们的力量。

——看起来你们之间很早就构筑了信赖关系。

谷口悟朗:

正是如此。其实这次,作为主要声优初次合作的也只有户田惠子和津田健次郎这两位了。关于这两位,之前看过他们的出演,也知道他们的功力。

和村濑步是有《排球少年》里碰到过,那里面我只是负责了分镜,作为动画合作还是第一次。但是我曾经参加过相关团体的朗读剧,他作为一个演员有着怎么样的人性和思考方式我还是知道的。基本上来说收录进行的还算顺利。

在三部总编集剧场版里注入的真意

——关于把TV版再构成的三部剧场版有几个问题想请教。虽然和TV版比有许多细微的不同,但是最大的改变果然还是夏莉的生存与否。关于这个是有怎样的目的呢?

谷口悟朗:

做出一个很好懂的TV版变更点也是为了打出这是和原版不是一个东西这个信息。但是从现实上来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篇幅问题。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改的。

和制作人还有大河内先生也确认过“出于这样的理由让夏莉活下来怎么样?”。

——在《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III皇道》里,居然还加入了关于C.C.的新场景。

谷口悟朗:

故意在这里加入新的场面,是为了强调与TV版的不同之处,好让来看的观众们能够记住。该说是之前的继续吗?反正这不是特意为了说明之后两个人会发展成什么样才做出的改变。

——黑之骑士团的各位对鲁路修撒手不管的场面也做出了变化。

谷口悟朗:

像你说的一样。比起TV版视点不一样了。是因为到这为止的描写,由于篇幅的问题在之前的《叛道》里没有多讲。

如果不去讲鲁路修不在的时候黑之骑士团是怎么样的,继续按照TV版那样的展开的话,扇和玉城他们的行动就会变得不能理解了。

扇和玉城是想尽量接近观众能看得到的视点来描写,才会去避开这些。

三部曲里,他们对鲁路修的感情还在发展的途中就迎来了别离,这和之前积累下来的东西是有区别的。

——包括我们现在说的这些,《反叛的鲁路修》系列的故事一直和观众们的预测会有不一样的展开,这非常有魅力,但是这样的发展是从最初开始就决定好了的吗?

谷口悟朗:

首先决定好故事的开头和结尾,接着准备好几个从开头到结局中间的过程的方案。然后才开始做,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比如你在东京打算去名古屋的时候,有坐飞机去,或者是通过新干线还有在来线去,这样许许多多的方案。

只要决定好了始发地点和目的地,中间的线路边制作边考虑,差不多是周刊连载漫画那样的制作方式。

但是我们不是朝着超出观众预期这个方向制作的。这样的想法玩不好的话,故事内容就会超出观众的理解能力。我们的工作是为了让观众们得到快乐,而不是去和观众们斗智斗勇。

——TV动画的长度是四个季度也是开始就决定好的吗?

谷口悟朗:

当时虽然有这个预定,当然也有一个季度或者是两个季度就完结的可能性,会变成怎么样那时候都是不知道的。

实际上,中途的播放时间段也发生了改变(第一季是深夜动画,R2是早上五点播放的),观众们也不得不从零开始重新聚集,真是完全不按我们预想那么来的作品。

谷口监督分析现在的机器人动画

——个人认为,机器人动画这个分类,在《Code Geass》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新的热门作品。谷口监督对现在的机器人动画现状是怎么看的呢?

谷口悟朗:

关于这个,我想是因为现在大家已经不需要巨大机器人了。

像《新干线变形机器人》这样面向小孩子的动画另当别论,像是巨大的机器人这样的存在,大部分的观众已经不是很想要了。

目前为止像是“开机器人好帅”“开机器人好开心”,这样对机器人的寄托,说不定已经从观众的想法中消失了。

反过来说,没有把这些快乐的东西提示给大家看,是作品创作者的责任。

现在这个时代无论如何都要做机器人动画的话,不得不从“巨大机器人为什么会存在”这个根本重新考虑。但是,允许你这么深想的动画制作现场在现在这个时代已近不存在了,我认为这就是现在动画业界的现状。

——意思是失去了乘坐机器人的梦想吗。

谷口悟朗:

首先最近喜欢巨大机器人的制作人就在减少了。要让不喜欢的人来做,作品也显得非常可怜。

包含观众在内,整体的兴趣已经从巨大的机器开始,既然这里也有万代南梦宫的人,举例来说就是像战车那样(笑),降到更加现实的一个层面去了。

战车作为能够从感官上理解的机械。而能够从感官上理解的机器人就几乎没有了。本来这个种类的动画对观众的想象力就有着一定的要求。

个人认为如果巨大的机器人还有存在的可能性的话,那也就是给故事提供爽快感的一个装置罢了。

大概就是和《盖塔机器人》还有《天元突破红莲螺岩》的方向差不多。

——作为机器人动画的一个问题,很难有新的演出也是造成这个状况原因之一。谷口监督也是当时的工作人员之一,为什么现在会有许多作品都向90年代的《勇者系列》致敬呢?

谷口悟朗:

不知我来说好不好,像是《新干线变形机器人》这样的,比起说它是致敬,更应该说是站在“正统继承人”的位置上的。分析过那个时代优秀的手法之后,才为自己所用。

还有,和制作全新的东西不一样,在已经成型的构图或者是演出上,就这样直接加入作品我觉得也是一种方法。

比如说《超级战队》或是《光之美少女》系列里就很好理解,虽然是同样的构图或者是演出,但是它们之间巧妙地有所区别,是一种切磋琢磨的关系。要是观众们因此而减少的话,会去重新检讨“重绘部分是否过少”,或是“这个区别化真的有必要吗”,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我个人认为,对比之前的作品就算是一个地方也好,要是新东西不多的话,虽然从商业角度出发是好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作者就是不过关的。就算负责的工作是对之前东西的改编,也有必要在里面加入新的挑战。这是尊严上的问题。

话说回来,作为现实上的问题,以前的巨大机器人动画想要在今后翻身是很困难的。本来能够画出机器人的动画制作者数量就成问题了。

——动画片的粉丝们已经不对动画抱有梦想了吗?

谷口悟朗:

不,我认为就算是现在,粉丝们对动画还是抱有梦想的。只不过这个梦想现在已经变质成了更好理解的一个形态了。

比如像《勇者斗恶龙》里的中世纪的世界,或者是自己曾经看过的剑与魔法的世界,又或者是以校园为舞台的日常故事,这些很好想象的东西。在这方面游戏真是功不可没……。

像说的这些一样,抱有梦想这个事情是没有变的,只不过是梦想的质量发生了变化。

——的确,回过头来想想近几年大热的作品,也能够明白这个倾向了。

谷口悟朗:

实际上现在读起来有意思的作品也有很多,我也不是在否定异世界转生这个类型的故事。

个人觉得,通过转生而让社会构造发生变化,这点和《模拟城市》这个游戏的感觉是一样的。不过要是我自己想做的话又会不一样。

但是呢,把世界设计的和自己所需求的一样,光是从这点来看,不论是以前的英雄故事还是现在的后宫故事都是一样的。所以只是围绕观众的情报变了,其本质却没有变化。还有就是因为动画渗透和扩散所造成的结果,变得更加大众化了。

我想日本现在的动画业界正站在一个很大的分叉路上。比如人员劳动的问题,还有BD、DVD卖不出去的问题,不知道面向日本的粉丝所制作的动画究竟能走到什么时候。

在世界上卖的出去的动画类型和在日本卖的出去的动画类型肯定是有所区别的,所以这样的发展也是不可避免的。过去也有这样的事情。优秀的人员去参加了海外项目而导致国内战力的空缺。未来这个势头可能会变得更强。

——考虑到世界市场的话,《Code Geass》会变得怎么样呢?

谷口悟朗:

和实际上是否做到无关,我本身就没有把它做成是限定日本人才能接受的作品。

为了尽可能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享受,让《Code Geass》以后的作品也能迎来大的转变。

今后要是也能做出这样的形式的作品就好了。啊,不过要是有粉丝向作品的工作让我来做也可以(笑)。《Code Geass》以后那些种类的工作就几乎没有来找我了。

——谈到时事话题的话顺便一问。2019年日本的年号也要变了,在《Code Geass》的世界里“皇历”变到“光和”也正好是在2019年,有点厉害。

谷口悟朗:

没有,这真的只是偶然(笑)。就像在《AKIRA》里预言了东京奥运会一样,再怎么说也没可能把剧情掌控到这份上。

曾经按照时间顺序制作了一份年表,那个时候所考虑的是不要和现实中的新年号撞车了。

因为“光和”和“昭和”在押韵上很相似,所以就算用了“光”这个字,恐怕和新的年号也不会完全一致。

该文章转载自:床震亲胸吃胸膜胸 视频